September 2009


HBS太给我的shock消失无踪,甚至,这几天都有一种由衷的美好心情。
美好心情的来源是认识了Larry.
一个多礼拜前我们在电梯里遇到,通常我都忽略别人的眼光,特别是早上,混沌状态,没吃早餐前哪有能量应酬。
可是他的目光带着亲和力让我无法抗拒的得接过他的目光后对他微笑。
简短的介绍了后他就上路了,我一边吃着早餐继续发呆。
 
一周后,larry又出现在大堂里。我远远的看见他对我笑。
我拿好早餐,坐在其他的位置,并没有去和打招呼。
他吃完就过来寒暄起来。接过他的名片,也答应和他联系。
 
在公司给larry 邮件后,就约上晚上一起吃饭了。
 
Larry带我到了一个很private的意大利餐厅。
很奇怪我们年龄不相仿,经历不同,却很聊得来。
也许因为他在法国工作了4年半的经历,同为海外闯荡的人,多少都有一些共鸣吧。
 
聊了那么多让我自己都吃惊。也许从初次见面时起,他目光里那种我们早已似曾相识的肯定,让我也觉得他很熟悉。
 
Larry 说,当你去了另外一个国家,你也许就永远回不去了。
当你再回到祖国,你会发现有那么多不习惯,不喜欢之处。
他鼓励我去读个书,我说我太老了,首先连他都不认为自己太老了,我的老也无足挂齿。还说名校不是梦,there is a wish there is a way.
他说他没有和在法国的朋友继续联系,欧洲国家的友谊relationship比起老美的来,要stronger, deeper.
你需要投入很多才能维系,还不如就默默的放在心里。
 
我和他说我遇到的人和事,说我害怕维系,当初拒绝接受任何日本朋友。
说我总是遇到各种各样有nice又有内涵的人。
听起来很客套,可是我是由衷的。
 
忽然觉得,我会慢慢的喜欢这个国家,当有了朋友,有了维系,渐渐的就难以割舍了。
 
 
 
 
 
 
在这座城市很容易结识顶级牛校的牛人。
HBS出来的人,对我来说是个神话, 直到我真正走近他们。
结识yo后看了他的日记(keyword愛の日記 ボストン就可以找到,看完保准你也没啥神话了,大家都是凡人,凡人都有诸多挫折)。
一个“背景“如此体面的人,还在挣扎奋斗,想起自己的小康生活,名校毕业可还要奋斗几年才能达到。
毫不夸张地说,米国的这些我认识的所有朋友里面,他可能是“混”得最差的。Disappointed
牛校毕业的优秀人才也未必前途似锦。
未来如何靠的是不断的努力,遇困境不气馁不放弃,有坚持到底的革命信念。谁的成功都不是随便得来的。
有机遇,会把握,有目标,懂取舍。
我们不断的成长,不懈的演绎也许早已注定的人生,每一天都精彩,未知的未来很辉煌。
希望有一天Yo会比大多数人更成功。
 
周末见过了他的太太, 一个不太easygoing的アランサ。年轻的20代是要刺儿一点的。
可爱的儿子俊ちゃん〉好像特别喜欢我,可能他们第一次看到儿子这么热衷一个陌生人,
太太非常的shocking.我有点尴尬,但也仅此而已。comfort her是他老公的事。
 
下图是俊俊长时间保持这个要求柔软性的姿势,笑眯眯的看着我。他爸说“見すぎ”他妈说:”男な感じ”
 
在element玩了一会儿,就一起去吃了寿司。刺身,鳗鱼饭都非常好吃。接近本帮水准。
结账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split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去了趟洗手间还没想好,
回来HBS开口了,问我,是否给他10刀。
我一方面庆幸这样就可以了结一个也许就此欠下去的人情。
一方面后悔,如果我早开口问,就免得别人“尴尬的”问我要10刀乐。虽然他们并不尴尬。
对于中国人来说,是绝对开不了口的。何况只是10刀。
虽然我一直和鬼子(尤其是不太认识的)相敬如宾,不小心还又被文化shock乐下。
 
不过这件事并没有造成尴尬。
element周围有个国家公园。
他们说要去,问我要不要去。我说都可以。
说完就知道自己回答错了,巨后悔,后悔没有说,我不去。我其实就想回element,但是总觉得难得见面应该多玩玩。
 
到了公园某处,停车看地图,太太在地图上猛找我的住处,一边找一边说,啊,他们错了乐把我送回去的路。¥%·¥%·
我也不知道说啥好,too bad 我也没法自己回element.
相信她做了努力,把这个局面支撑下去。
 
直到在这个是公园但又偏僻的地方偶遇了上周刚见过的朋友和她的家人。有了愉快的聊天,气氛也仿佛自然了起来。
 
终于我也等来了可以回家的时候。
 
临走,太太好意的offer一起去超市买吃的。我做出了今天唯一正确的回答。说不用。上周买的还有好多没吃的。
这样他们可以心安理得的回家了。
 
哦,天哪,原来在异乡他国和日本人交往,和在日本如此不同。
 
他们不再有富足的生活,哪怕是HBS也要为生机发愁,太太要为每天如何节省开支操心。比起有基础的早期移民,生活可以算困苦。
我理解。我尊重他们的处世方式。我仍然要坚定的执行相敬如宾乃至相敬如冰。
 
(之所以松懈了,是因为Yo从刚认识就很热情,周末张罗着要来看我,额!)
 
 

 

From: Juan Blanco
Sent: Mon 9/21/2009 19:41
To: Sayali Amte; Ling Hua
Cc: Joey Moawad; Chester Lee; Diptesh Shah; Varun Lattupelli; Chung Peng; Andrew Ulliani; Maura Cieslik; Vamshi Vemula; Jennifer Chambers; Nami Hingorani; Alex Alanoly; William Ma; Matt Lucas
Subject: Welcome to Mexico (I mean USA) Ling; Enjoy your vacation Sayali

We have several events worth of celebration that justify a Poker night

Ling as you know has decided to trade the Rising Sun fo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Viva Mexico)

 

 

Although I’m not legal in the country, welcome to America!!!!!!!!!!

 

And Sayali has decided to have time away from Diptesh and finally enjoy some time in India!!!!, enhoy your vacation Sayali and we will have the welcome committee in place for your safe return

 

Ahhh and Chester is going to my Home town Mexico to say Hello to my “Tio Juan”, drink Mucha tequila senior and eat muchos tacos……Have a safe stay and safe return.

 

 

Reason enough to celebrate. The plan is for October 2nd after work (6:00 PM) to

 

a)       Go to foxwoods and spend the month’s salary

b)      Go to Jesus’ house aka Joey and have a poker night

 

If this outlook Vote buttons work, vote and forward to whoever is interested other wise just reply and let me know if you are game for Foxwoods or for Joey’s place, depending on what the majority decides I’ll send the invite

 

The disclaimer here is that this is not a company sponsored event.

 

Juan是欧们梯亩西班牙语系小伙儿。我已经不确定他是不是墨西哥人了。
一直不知道他是个活跃分子。上次和maura聊天,得知他们一群人开始放工后聚在一起玩,大家更加融入,more than 同事了。

Juan常常和他们hang out, 大部分人都是single. 于是有一天,Joey问,你有家有口的为啥老有时间除来陪我们玩。

Juan 啊,没错,我有老婆有5个孩子,可他们都被困在国境线上了,至今他们还没法进来。

我feel sorry了一分钟才意识到这是个joke.

所以,还有Maura的这个回邮。哈哈!

Juan,

 

You forgot to mention that this is also a Fund Raising Event – All winnings go to helping the Blancos!

 

“Help the Blancos Across the Border” – Maria, Juan Carlos Jr. and Juanita have been waiting at the fence for 10 years while Juan Carolos Sr sells burritos, plays in a mariachi band and provides customer support for a software company to help support his family in Mexico – please join us in raising money to save the Blanco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z2lM9-9ewc

登陆不到一个月的我已经开拓了新的朋友网络。I am so lucky.
 
中国朋友,摄影圈
还在东京的最后日子喜欢时不时的去看看wxc得色坛。一日,一张动人的向日葵照片吸引了我。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我来回翻看了这张照片,直到我注意到了照片上面还有一行小字,原来摄影者在波斯顿。我不假思索的给他发了msg, 相约到了波在联系。
如约,安定下来我就联系了chen, 他告诉我他正在组织本地区的华人摄影爱好者,一起出游一起切磋。没想到如此容易就就和组织接上了头。腐败了一次超豪华的中菜(吃了很多很多年没吃过的菜),认识了彼此,接下来就开始安排之后得出游乐。新英格兰最美丽的秋天,不容错过。
 
美国朋友,同事圈
当初来日本出差过的同事多是各自team出类拔萃的分子。承蒙我在东京对他们的厚待,他们都迫不及待的帮我张罗着张罗哪。maura告诉我他们近大半年来也常常放工后出去玩,聊天打牌。大家不再是冷冰的工作关系,私下也都成为了朋友。而我是他们热切期待的成员。
搬过来后,也和engineering的QA, DBA互相帮助,私下关系进一步巩固,有问题解决问题,都成为很快乐的事情。
 
日本朋友,扩展圈
到这才两周后,见到来出差的伊藤忠的客户时,我已经发现日语在急剧的衰退。我想,随着美国圈在我生活比例的扩大,日本在我生活中的主导地位也许将随之被取代。也许并不然。。。前天investor公司的要员为了帮助伊藤忠评估弊社,来考察民情,于是被介绍认识这个HBS的年轻有为的日本GG  Yo.
名校毕业的mba可也热情友好。邀请我一起吃饭,介绍他的family给我认识,也将要介绍他的圈子给我。听说我要考驾照,立刻给发了日文考题的题库,这下就不用准备英文考试的题海了。
 
有了朋友,开始觉得和这地方有了维系,通过新朋友,一定会有更多新发现。
 
 
(haha, 又呻吟了。)
 
拿到ssn后打算先搞个公司的AMEX卡先用起来。
 
从前台拿到申请kit后,开始自己在网上申请。
却总是出错。前台让我打电话申请。
按前台给的电话打过去,说明我要办cooperate card后,
这个名叫Jorge的客户代表说,我们没有这种卡。
我顿时被惊得不知如何作答。
这难道不是尽人皆知的卡卡么,何况是amex的客户代表。
一定是我说的不好,人家理解错了。
于是我把拼写也报上.人家说,我知道你说的是啥,但是我们没有这个产品。
我无语了。
在日本的8年重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对付了。
稳定了一下情绪后,我问那我应该怎么办?
你知道谁有可能帮到我么?
 
他给了我一个号码.打过去,结果是amex普通的客户服务号。鬼用也没有。
 
自己又找了个号码打过去。
报上公司名后,对方问我公司去年的年收…
我说我不知道。。。我要申请个人卡……我还在发呆的不知不觉中,又被转到了一个新的部门。
他们问了我一些晕的问题,问我是不是搞个人business的。我说我们公司是。
一通鸡对鸭讲后,对方也觉得不对进了,说要给我转到临外一个部门。我说慢着,我被转来转去一个早上了,
是我说了什么confusing得咚咚让你们无所适从了吗?
得知将要被转去的那个号码,就是第二个号码,我说不用了,我们talk过了。我找公司内部解决吧。
于是去找controller.
而且,我在仔细看原来的出错信息是说公司的activekey不对。
那就要个active的。
有了新key后,verification还是有错,这回说ssn不对。
再去找controller, 她帮我输入一遍后还是在ssn上出错。
打电话去问,说哦,新的ssn 系统里面没有,需要用表格申请。
 
从controller那里拿到amex转来的表格(居然缺省叶面溢出,需要重新调整。忙活了一通输出到pdf后,终于正常打印乐。浪费了近100张纸,哈哈哈)
打出来一看,哈,表格不对亚,压根就没有可以填个人信息的地方。
 
NOW, controller去要正确的表格了。
 
 
 
 
万能妹妹给留言“MARK新生活”,我就拿来做题目把。
新生活很充实很充实以至于俺都没有啥可以呻吟的了。
 
有朋友抱怨天天看我的space却不知道我已经到了米国。
哈,那只能怪你们都是潜水的,哈。
 
之前奢望有佣人的生活不小心实现了。。。
住在westin的公寓element里,享受全日侯酒店服务,早晚还有现成的可以吃。
第一个礼拜就置办了生活用品包括才米油盐,兴致伯伯的开始做饭。厨房于是开始油烟起来。开头两天小心翼翼的试探“佣人们”是不是收拾房间以外还帮洗碗。
试验通过后,就每早放肆的放心的离开,然后每晚高高星星的回到崭新的家。
 
每天早上坐在面对正东的桌子上,等待太阳慢慢的爬过屋顶,照亮大堂。不太刺眼的阳光下我眯着眼睛,享受早餐。
然后坐专车去公司,晚上在等车来接。接送开始一周总也调节不好,害的我瞪得不耐烦了,就在公司楼下看鸭子。
5点钟就可以兴高采烈的下班真是一件久违的事。虽然在东京的时候,也可以,但是没有这种满足感。
到家放下包包,就抱着电脑下楼,坐在阳光午后的院子里,看看八卦,吃吃酒店提供的“relax”
 
太阳下山后,去gym跑跑步,练练瑜伽,回家看看电视,啃啃鸡爪!
上周末去弄了cable, 可以在大电视上看dexter乐(总算小康了。从SZ到离开东京前,下载的片子都在笔记本上看。霍霍), 嗯,为新季开演热身!
 
周末去海边,去爬山,要不就开车练习溜达。
 
哦,还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俺不shopping乐。到了burlington mall, 我没去abercrombie.
去Maine途中,我坚决地说我不去outlet.
两个rimowa带来的衣服穿一个月都不会重复。还有10箱在海上,我实在不需要更多的了!
 
第二个礼拜不知不觉就到周五了。到美国开始正常的工作作息后,重新开始期待周五期待周末了。
嗯,生活就应该是这样有张有迟,有惊喜的。Life is good.
 
下周客户来。安排他们把我遗留在东京的一些物品带来,包括两个包包。
嘿嘿,这些日子天天提着一个eco 布袋,大多数人估计都以为那是fasion呢。
 
很多趣事只有等以后在无聊的时候写了。
 
下周,客人们来了,就有更多的可玩了。期待着!
 
(总有人给我做plan啊,嘿嘿,以下是他们的提案)
9/12 途中から2チームに分割
・Duck Tour(井川、丹羽、藤岡、Ling+井上)

・野球観戦(井川、丹羽、藤岡、Ling)
・Boston市内を散歩(井上)
 ここで市内見物と、アポ取れれば、友人に会ってこようと考えています。

9/13 近距離までドライブ
・Cape Codの入口とか、
・Mystic Seaportとか
  
http://www.mysticseaport.org/
・Plimoth Plantationとか
  
http://www.plimoth.org/
・NewPort Mansion群とか
  
http://www.newportmansions.org/page7016.cfm
・気合い入れてNew York Cityとか。

YaleとかBrownにも行きたがってます。

買い物も行くよ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