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05


大长今有三张碟放不出来,虽然大跳跃的看也还能看下去,总是觉得不爽,就让同事带深圳请肉鸽帮我换。肉鸽收到碟后就骂我,说我为啥没有全部拿回去,也是啊,我想着只有坏的要换,没考虑国内市场更新快,制造商繁多,同样的版本不一定能找得到。于是,我很自觉地说“我是土人”, 结果肉鸽这个土人大喜,
大概有点得意忘形了,回答居然是”你怎么知道我是土人“, 然后连连改口“部队,应该是,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你是土人”。 哈嘎嘎嘎, 这回轮到我大喜,哈哈哈哈!!!
我一直都没意识到我是一个快乐的人知道在工作以后。再回想起来,我笑得最过分的是初中。那时候无论什么事都让我笑到断气,不断气也是腹肌抽筋,到现在还有と同事说我 ハードルひくい,不太好笑得事情,不知道怎么到了我的脑袋里面一再生,我就会笑。*其实,哭也是一样。
最近,总觉得,这以上的没有变,可是笑得没有实质了,笑完觉得很空洞。喜怒哀乐,可能,从一开始,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形势,没有内容。一种非条件反射, 而不是人类社会交流表现。
公司有同事(是第二位了)得了忧郁症,他们的是急性的,所以表现激烈,但是也应该好得快。
我呢,似乎的了慢性忧郁,没有太忧郁,没有太悲伤,因为没有原因,所以也很难痊愈。
前一阵子,上司在MSN上显示《人生ぼろぼろ》,我想一半是开玩笑,一半是真的。 人生,推进,需要动力。每个时期的动力源,是不一样的。人如果没有目标,就没有动力,没有目标,也没有寄托,没有目标,也就没有机遇,所以才会空虚吧。我怎么在这个年龄,又一次徘徊了呢~~ 我得干快想想,我想要得是什么。。。
 
 
大学班上的一花给我算命(也有人说她是二花,我是1花,呵呵),
说我的命位落在马星上,所以一生都要奔波。想来从小到大我都总是在搬,小时候随爸妈搬,大了自己搬。
年纪一把了,还是居无定所,也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站在哪里。
可是,我又是一个很恋旧,很怕失去的人。每次搬家,总舍不得丢这丢哪。越不扔就越舍不得扔。
来日本前,在广州给兜售了一堆树一派,其中有两个可爱的玻璃瓶子,占地方,还易碎,我走的时候没舍得扔,带到了日本。所以,每次搬家,想这,他们都跟我走那么远了,我还得带着他们。
所以,每次搬,我甚至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们。
哪一天,我找到了真正停留的港湾,可以再也不用搬家了,他们也可以永远乖乖的在哪里呆着了,会有那么一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