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07


一早起来赶city tour我和小m对此期待都挺大大。我6点多就爬起来梳妆打扮。
小m给我买了早餐。呵呵,好久没有这样的被待遇了,有点受宠若惊。
在bus上,我们做贼般的喝着橙汁,啃着香蕉。
车逗乐好久好久,还在接人,小m开始不耐烦了,我还好。我喜欢墨尔本,什么都可以原谅。
到9:30半才开始正真在城市里面转悠,我一边研读地球,一边认路,别说,我最近路盲危机有所改善,当然也是因为出门在外,我也不能总考别人啊。昨天找酒店之前,我被分配担当navi,其实到酒店我还没有找到东南西北,gp忙页没榜上。八过,有改过自新的想法也是好的。
墨尔本是个艺术之都,建筑物都很摩登,色彩搭配都很和谐, 合我的胃口。
小m越逛越恼火,觉得更本没有澳洲自己的东西,很英美。
终于我们在12点後回到ibis然后checkout,然后,向大洋路出发。
中间发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被定义为hateful person,为了大洋路,我都忍了。中间我们还迷路一次,气氛紧张。
好不容易走上正规,大家才慢慢送了一口气。
我们一边赶路,一边留意周围的风景。大洋路我们来啦~~
 
待续
 
 
起床就看到抖抖白云。虽然周日过的步态精彩但是这么好的天气有什么理由不愉快地迎接新的一周呢。
何况还要纪念澳洲之游满月呢!
 
 另:前几天写了一片埋怨人家不够t我,其实自己也许要忏悔+反省一下。
 
ATAGO MORI Building
2007/05/28
Photo by Ling
ATAGO MORI Building
2007/05/28
Photo by Ling
我不知道我哪些恶劣行为导致我周围的同事对我丧失trust.
我猜是因为我上次偷偷给他们的卡拉OK录音的事。
我猜是他们故作姿态。因为,事发后,他们天天跟在我的PG后面让我把3g2转mp3,而不是让我立刻销毁。
不过每次他们说we don’t trust you的时候,我都对我是否被trust少care一点,或者说多找一点理由告诉自己,我凭啥要你们trust.
直到,他们说we don’t trust you, 变成,我说 you don’t trust me.
tt说我对trust太敏感,我说相反我不care.
 
我理智的思考后结论如下 –
1.我care, work for me得人是否对我有trust.
2.我觉得work with me得人不trust我,对我又melit.
3.客户的trust比同事的trust更让我有成就感。
 
我知道我其实是care的。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更喜欢UT事后的工作,确切地说人际关系。
 
于目前的处境,我因为不受信赖,我开始不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最近一次去吃艘四
tt问,这些鱼,这么小的刺,是不是应该吃掉。
没人回答,我就说是!
dk说,哈哈,她让你syattoappu!我说,不是啊,反正你们都不相信我,我爱说啥就说啥。
因为只有我的lady lunch有甜品,他们很好奇的看我吃完。
我抹万嘴,说,是一种鱼的赭哩。看到他们溢于言表德痛苦状,我接着说,我骗你们打。
金牙之余,tt说她其实没有被窝trick过几次,一共三次吧。jj说,谁知道呢。我说嗯,我tri jj更多。
 
从此,估计也没指望这些bird相信我了,我于是必须更加肆无忌惮的保持该形态- 真真假假到假假假假,也不是件容易事ne。
 
 
 
第三天没有什么具体的安排。除了中午大飞机去墨尔本。
出发前到flickr上看到一些关于墨尔本的照片觉得很喜欢这个城市。我打心眼里对墨尔本,对未来的几天充满信心充满期待。
天气太热,我们吃完早餐,把不需要的夏天装备留在hides,就去机场避暑。
白天的飞机,加上天气良好,相信俯瞰的景色会很美。我们分别要了临窗的位置。我假装无所谓,但是心里很不爽。我觉得小m应该和我坐在一起。
我们在机场找到了插座,我们开始看OC, 小m顺便给她的相机充电。我又不自觉地想起昨天的悲剧,哎,不想她。
要上飞机前,我假装很不悲壮分手告别。我忿忿得找到自己的位置,不情愿的自己安放行李,想起来应该把精量多的娱乐器材留在下面,又把包拿下来折腾了一阵,再次站起来防包的时候,看到小m在不远处眺望我,我没回答她的目光。
坐下来的时候,因为旁边没人,我的自控能力忽然归零,坏心情决堤,lone time我总是肆意宣泄,然后进行一轮自我心理辅道。
没想到,小m打断了我的lone time,我说你来干嘛,他看出来我不开心,就去把它的东西拿了过来,和走道位置的人打招呼,坐到我的旁边,我说你坐着干嘛啊,他说你不喜欢我坐着我就回去。我说我不喜欢。不知道是我没说清楚,还是他没听清楚,还是他故意假装听错了,他说,那好吧,我就坐着了。
一轮善后处理,从算回到正常。这时,我才整整了解,她过来的原因是因为她虽然是临窗,但是坐到飞机翅膀上了。小m说,幸亏我帮你换了位置,否则,#¥!#%。我太多纠缠这些破事。结果比原因对我来说更重要些。窗外可以看到很多reef乐,好看的海水,好看的云朵。我不停的拍照。小m开始和旁边的澳洲小伙聊起来,直到热火朝天。小火给介绍了去那里租车,还有很多值得去的地方,包括一个wine place,包括企鹅岛,包括大洋路的反方向, 包括一个和抹杀饭相关的tour.我们原本还埋怨回航的飞机起飞太晚,现在变成了强烈觉得时间不够用。再加上对凯恩斯已没有期待,我们打算落地后就去改机票。期间,小m花10刀给我买了一杯橙汁,VB抢钱啊。到了机场了,去该机票。被告知要手续费200刀,加上凯恩斯的酒店也不能cancel,我们重新review我们的计划,最后不得决定不放弃,回到现实,老老实实的去大洋路,然后回凯恩斯。接着去小伙推荐的europcar租车,因为我们坐VB,可以有折扣。然后去做shuttle bus去取车,拿到车后去酒店。我被要求作navi我们都很担心找不到酒店,但是没想到开着开着酒店沥沥在目!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没有辜负我从来对墨尔本莫名的好感。在前台,我们打听关于某杀手的tour被告知,没听说过,但是酒店有免费的city tour我们于是打算明天早上参加。
然后询问晚上应该去那里吃晚餐,被告知附近就有一条吃饭街,收拾妥当,我们就出去觅食。秋天的晚上也,一点都不冷,天气很好。街上有很多东方人。接到很整洁,城市的感觉让我想起蒙特利尔以及波斯吨。 我们找到酒店推荐的吃饭街,发现所有的餐厅几乎都是意大利。我们都不compromise,凭啥我们在澳洲要吃意大利。总算在街的尽头找到了一家本地菜,欧门点了袋鼠肉,点了鱼(鱼名好似印度人的名字。)鱼是淡水鱼,但是很大,肉很粗糙和袋鼠肉一样。晚餐很贵很失败。但是我的心情没有因此受影响。可见,“否极泰来“。
为了第二天一早的city tour,又早早安息了!
 
 
✿玲瓏心@趣味: 超级想念澳洲和在澳洲的日子 の発言 (履歴):
我去midtown,哪里有个fujifilm galary有些照片很好噢
査   IBM的本子就是好用啊   の発言 (履歴):
那是必然的
✿玲瓏心@趣味: 超级想念澳洲和在澳洲的日子 の発言 (履歴):
然后
我看到澳洲的
就觉得特请切
  査   IBM的本子就是好用啊   の発言 (履歴):
很多プロ拍的呢
✿玲瓏心@趣味: 超级想念澳洲和在澳洲的日子 の発言 (履歴):
是tnnd
査   IBM的本子就是好用啊   の発言:
 早跟 你说过澳洲很 好
✿玲瓏心@趣味: 超级想念澳洲和在澳洲的日子 の発言:
 我买了两张GBR得明星篇
  査   IBM的本子就是好用啊   の発言:
澳洲  ,是在现场觉得挺  
査   IBM的本子就是好用啊   の発言:
然后
回到日本
随便一
就觉得澳洲很是太 太 了
✿玲瓏心@趣味: 超级想念澳洲和在澳洲的日子 の発言:
5555555555555555
  査   IBM的本子就是好用啊   の発言:
然后越来越
然后
只要看到澳洲 图片就觉得亲切
最后发展到只要看到australia
就热血沸腾
 
恩,是,澳洲那种具体得细节的总有一天会变得模糊,但是回忆的美好感觉浓缩升华,最终不会磨灭。
 
言归正传,第二天7:30Pickup,发现我们是第一个上车的。我们犹豫了半天应该座那里,结果座到了中部。
陆续有人上来,车渐渐满了,可还是不断地在接人。小m忽然觉得醒悟说我们其实应该坐第一排,然后,我们可以第一个下车,然后可以第一个上船,然后。。。
我没想那么多,我还没有进入角色,混混沌沌的,爱扎扎,
好不容易接完人,好不容易去道格拉斯港。好不容易上了QS的船。我在努力进入角色,在各处拍照。但是没有让我欣喜的照片。其实回来看照片,道格拉斯港币我去过的其他港都好看了,但是就是没上心。大陆渐渐被抛得很远,我们上船顶观望,太阳太晒,我就下来了。准备心情看小鱼,拿出相机调整到水下模式。
悲剧从此上演。设完水下模式,电池就歇菜了,怎么都开不了机。然后BZjj还给我第二块电池的,也没有电,我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这着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忍了很久,悲痛欲绝。小M吹风回来,我说有个坏消息,相继没电了,不记得他说啥了因为当时我确实气绝了。有船上的营销来兜售什么wetsuits我不理。小m特别怕死,特别怕遇到jerryfish(我管海蜇叫jerryfish,我还管粉丝叫grassnode.看到了八我现在彻底搞不清楚RL,就好像有人不分左右一样弱智,呵呵),还有人来法介绍当日行程安排。我都自暴自弃没有心思大理。小m安排我们先去潜水艇看小鱼,然后吃饭,然后潜水。我敷衍说好。
先去浅水看小鱼,是个很英明的决定,加上我们做到第一排。有270度的可见范围,可以拍得更多。其实这些照片应该比室外水下直接排的效果还要好很多。-我安慰自己道。但是我的蓝色心情没有因此直接变得轻松。但是起码我可以假装还过得去(不至于气绝)了。
看完,去吃船上的放题。很好吃,我吃了很多虾,很多西瓜。很多水果。小m匆匆下水,说吃太多会沉下去,我说去吧,我继续吃水果,没打算下水。吃的实在太撑了,离开战场。不知道应该再去潜水艇看小鱼,还是如何。打算去坐飞机,却发现没有带信用卡。我不能多想这些倒霉的事,否则我真的要崩溃了。东摸摸西默默,最后打算去看看小m,他说她看到很多很多颜色很多很多小鱼。我一下再有新心动了,觉得我还准备了行装,好不容易来了,我也下水去看看吧。
弄好,下水,游乐不到10m就发生故障,漏水了。把住救命稻草调整好。却发现找不到小m。我试图自己游了游,觉得特别害怕,靠,我就这点能耐,抓着救命稻草张望,还是没有找到小m, 放弃,打道回府,我抓着救命稻草,蹒跚回岸边。上岸,悲壮得还掉器具(我才下去10分钟不到,仰天长COW!)
大家都知道我的心情又多差拉,换衣服磨蹭,要不是小m,最后来找我,我肯定错过开船时间,然后我就自己呆在平台了。
我还很不情愿的回到船上,开始增衡世上的一切。
 
最后小m把我轰到船顶,强烈的洋风吹拂着我那些微不足道的烦恼。小m问我,你头先去那里拉。我说我找不到你,我的眼镜很frogy我就会岸边了。她说bull sh*t.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吧,我第二次去的时候,也没有看到很多好看的小鱼,所以就算你跟着来了,也未必看到。第一次就是我比较幸运吧。这话不能完全算安慰,但也算劲力了吧。我于是又慢慢打算不要太hateful.要做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我们再次回到道格拉斯。小m给他妈买了一件小鱼的体恤, 我帮他找到了一件打折蓝色的T.至此,我觉得我已恢复正常好人了。
 
谁知道,坐上QC的车,开阿开的,我得不愤开始重生。然后失控膨胀,决堤崩溃跌倒了谷底。
 
回到酒店,回到我的小床,想起关于jj的笑话,想到他要和我们同游应该多好玩,我才重新开始under control.
 
晚上我们去吃了墨西哥菜,很好吃。马格利特,血粼粼的很过瘾。睡觉前,我继续打算,下决心,做个善良的好人。
为了这面镜子
http://www.ayura.co.jp/jp/Campaign/20070523/img/img_camp_070523.jpg
 
强劲购入
http://www.ayura.co.jp/is-bin/INTERSHOP.enfinity/eCS/Store/ja/-/JPY/DisplayProductInformation-Start;sid=DjCJmjrm0jIHd3y2I1XskSrsV5FDHKJxzL0=?ProductID=SiasEAJ5wTQAAAEMQuqSilsX
 
http://www.ayura.co.jp/is-bin/INTERSHOP.enfinity/eCS/Store/ja/-/JPY/DisplayProductInformation-Start;sid=DjCJmjrm0jIHd3y2I1XskSrsV5FDHKJxzL0=?ProductID=7WwKEAtldg0AAAEPleK45kv9
 
http://www.ayura.co.jp/is-bin/INTERSHOP.enfinity/eCS/Store/ja/-/JPY/DisplayProductInformation-Start;sid=DjCJmjrm0jIHd3y2I1XskSrsV5FDHKJxzL0=?ProductID=qw6sEAF5NfwAAAEBmDlGCtCc
 
 《后续》
刚刚,就是刚刚,在网上买了这个
http://www.ayura.co.jp/jp/Products/Limited/20070402/index.html
假装惨毁一下。。。。
 
自从加入现在的公司,受大面积的西方食物影响,我“惊喜”地发现我对中华料理乃至亚洲料理得依赖程度日据减少。惊是因为自己是这么一个难改变的人PLUS我对食物的坚持更胜于其他任何事物,但是它也被改变了。喜是因为我可以坦然面对恶劣的食物,乃至认为打心底接受他们,进而 生存的能力提高了。。。
可以连续吃草,吃面包,吃大肉块而对中华美食不想念。不想念是因为真的已经淡忘了。
 
由此,按发现按最近的早餐结构发生大大的变化。
 
形势也变了,我不大在家吃早餐,去pan店,或者类似starbucks, koots, 喜乐亭的地方买了吃。 starbucks吃banana蛋糕,热巧克力。
koots.要抹茶アメリカーノ和抹茶小豆スコーン。喜乐亭-珍珠奶茶,茶叶蛋,蔬菜包。
 
我重来都没有正式喜欢过cereal,但是澳洲回来就喜欢了,
Oats, Honey & Raisins
早上要是家里断奶,我都不辞辛劳的去隔壁的lawson买,目的就是为了吃cereal.
 
 
 
This lively and popular izakaya, with a spectacular spacious interior and high-profile location, has served luminaries such as George W. Bush and former Prime Minister Koizumi, and was the model for the battle scene in Tarantino’s "Kill Bill". (The owner turned down the director’s request to use the place itself). Yet prices are quite reasonable given this notoriety. Make reservations and expect to see a lot of foreign visitors.
 
http://www.sumiyaki.gonpachi.jp/jp/casual/home/index
*sierra哥哥姐姐们都强烈要求了,我就乖乖写吧。
 
4/28
 
是莫凡DD的生日,还是Sprinna加小宝宝的预产期。
虽然之前的FirstName/LastName阴云不散,check in很顺利(他只能很顺利,tssd,冤枉我的15000大烟)。
第一次做night flight, 感觉很不错。抱怨没有分给我window seat,但是其实我拿到的exit,也就是第一排,可以很容易的上WC,可以独享大屏幕。空间大的可以完全舒展,再加上外面一片漆黑,我还有什么鬼可以抱怨呢。9点多才上飞机,半夜三更还发了很多吃的。嘿嘿。
 
一切都似乎很顺利,PLUS, 所有的人都告诉,他们热爱凯恩斯。我满怀期待的降落,移动。 但是好象很难进入角色,机场,到酒店,有点空空的感觉。想着大概还太早吧(7点多)。因为太早没能checkin, 把行李先存了,就出去觅食。
 
天气炎热,hides附近就有一家经营食物,进去看了,menu让我很晕(西方食物menu我就就没打算看的懂,告诉人家我想吃鱼,还是虾,饱E程度,就有人帮我把东西点好,还挺省心的。)发现有牛油果镶嵌的三明治,就要了。他们的大面包挺好吃的,比米国的好吃的多了,火腿片,吃了几口,太腻,剩下都给了小m。
 
席间,阳光强烈照射,热的不行了,找店员来开阳伞。没想到非了他们就牛二胡之力,总算打开。我们奇怪,就没有别人抱怨过,他们就没打算打开过么?
吃饭的桌子地下都挺脏的,后来发现其他地方也大同小异,凯恩斯就这样le
好象是因为伞的缘故,我们打算再也不来这里吃。之后我们每次经过,总看到很多人坐在伞下,就嘀咕我们曾经替他们改善环境吸引客户所做的贡献。
 
Check in.房间我挺满意的,我对酒店要求似乎不太高。年底在泰国住的房间我页很喜欢,他们累似。
至此,我对凯恩斯的好感还没有破灭。
 
收拾妥当出门去找TravelAgency之类的,安排之后的行程。
路上看到carins GBR字样的帽子,很fit,还有绳子,适合很大风的船,超级满意。
找到某TA.让他们给介绍去看GBR的tour.开始我们满意的一个是条新的小船,带你去远近三个reef. 而且是条更快的船,可要定的时候发现客满。不得不割爱。重新考虑最贵的quicksilver。想到他有水下观望,可以弥补我怕水看不到小鱼的而带来的孔雀,而且船页豪华些,虽然只去一个reef可是那是最棒的,小鱼应该页最好,觉得是个更好的选择,就定了下来。
 
接下来打算周五了,我看到一些outback,有什么tube的看起来不错,打算要去,TA的人都反对,说来回要9格小时。我说,那我页愿意区,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很坚决,小M很无奈。他说如果不区我们可以去beach,我不干。当时决定我们继续讨论,是再不行,我去我的他去他的。
明天有了着落,我们于是执行当天的beach 计划。
 
买号帽子,买好冰激凌去坐大巴。被敢下车,狂吞完冰激凌,上车。七荤八素的不知道开了多久,页不知道到底要去那里。
 
小M开始询问旁边的mm,才知道去哪里,在那里下车。
澳洲之旅计划得很突然,准备得很狼狈,执行得很神秘,全过程很蛇头虎尾,也就是说结束的很圆满。
如今每天都很忙,尤其是业余,但愿周末能有一些作业可以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