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上个礼拜,我居然也有了婚前恐惧症。每天晚上都会做一些奇怪的梦,第一次让我意识到,原来我不但缺乏恨嫁心理,而且对婚姻还是蛮抗拒的。

也许就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如今有一个可以依赖的人,有一个多风避雨的港湾,也许我都健忘了啥都要靠自己的日子,每天每一根神经的崩紧的感觉。

翻看日历,整整五年前。一样美丽的秋天和红叶,自己还很迷惘,不知道未来会在哪里?

五年后,当一切神奇而完美地发生后,我还是忍不住唏嘘,老天爷承蒙厚爱。珍惜所有,热爱生活,除此我还有啥来报答你呢?

周末短途旅行在车上坐久了就会找些乐子。这次在utube上看了些有人气的通常毫无品味价值的短片,于是也看到英国选秀节目的一些小段,从一个六岁金发小女孩,到10多岁的一个黑妹妹,水平都比美国同等选秀节目高多了。于是想起那个原本要和麦克杰克逊同台演出的小男孩,就业找来他的看了看。预选中他的演唱已经让我们对他惊为天人。超高音拿捏的非常到位,实在难得。最后夺冠真是实至名归。还看了某次比赛中他唱的Tears in heaven. 对这首歌和歌背后的故事再熟悉不过,那是大学时候的流行歌,收音机打开就在放。

Road trip中总有一些气氛奇妙的时刻。安静中,TT淡然的说: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那只是一句歌词,眼泪就涌了出来。

一首从来没真正打动过我的歌,却有一句歌词可以有如此大的杀伤力,自己仿佛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

长大很残酷因为它教人伪装,自己仿佛从来没有见过原本的自己。

 

 

幸福是不会挑选时间/地点/起因/经过/结果的,只要你愿意把心向它打开,它就来好好的拥抱你。

 

还在看亚麻的故事,一边感动一边自责:生活中的点滴好珍贵,我怎么都写不下来?

上面的话还是亚麻说的,我也终于明白为啥小小年纪的她有更深的感悟。是伟大的爱情的力量也是是神秘的青藏高原给了她,他们一段美妙无双的旅程,从而有了感悟和信念。

上次被如此深地感动是2007年了,在文学城爱坛看到女孩子贴的男友用英文加杂着中文写的why my gf isawesome。(尤其记得1,她很乖!)。看完我也写了一篇关于tt,没有给tt看。直到之前,一个随意的周末躺在床上翻看旧日记,看到就给他瞄了一眼,自己还是很不好意思滴!当年写下的时候充满了矛盾,tt就要离开东京回米国读书,我们都不知道两个人的将来在哪里。我不愿多想因为怕受伤害,。。。,我们没有努力,但没有放弃期待。。。。。。上帝总有他最好的安排,是的,时隔几年,我们可以生活在一起,有了自己的小家,以后都要同舟共济。亚麻说的没错, 我们也是,把心打开,就被幸福好好的拥抱了。 有浪漫的一见钟情,重逢总是机场,恋爱总是在旅游。没有在青藏高原却也在地貌很像的美西,真的坐怀美景,心都变大了,我们几乎没有为任何事争执过。那段寻寻觅觅,特别珍惜的朝朝暮暮,千山万水相隔,没有言语交流却还是心心相应的日子,纯真美好。

之后的生活难免油盐酱醋,磕磕碰碰也在所难免,每次总是我不讲理。。。上上次发小姐脾气是早上,晚上咱气消了,开始担心tt怎么还不回家,甚至电话都打不通的时候,我担心了,然后才开始反省自己的坏脾气。。。这时他出现了,我一下子哭了。 还没看到他带着玫瑰和戒指。 。。

上次发小姐脾气又是早上,就在昨天,我躲到浴室去洗澡不想理他,吩咐他赶快去上班。

磨磨蹭蹭洗完出来,他还在等我,说怎么能把生气的你留在家里就去上班呢! 让我把各种毫不相干的鸡毛蒜皮从新抱怨一边认真听完后又使出浑身解数逗我笑。总之,昨天一个上午本小姐心情大好,直到中午被同事惹毛了。。。

惭愧啊惭愧。

又想起几周前我们一起去律师事务所签房子的合同。因为是联名的,而我们还没有结婚,律师问,如果一方不在了房产怎么处理?是归对方,还是给其他人。我还没来得及犹豫,(甚至还在琢磨爸妈还有弟弟)tt说归对方!

几天后我们搬入了新家,搬家的疲惫搞的我病怏怏的。我假装严肃的和tt说:我快s了,以后这房子就归你了。。。

隔了一阵我才注意到他不在卧室里,在客厅里,他坐在沙发上哭!第一次看到一个大男人就这么给吓哭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哭了,还象孩子一样说我不要自己在这里。。。想起好多年前,wxc的甜蜜十二月mm说她当初不确定要不要嫁给她的LG,就开始想如果他不在了会怎样,想着想着就哭了。她还说,如果你不确认的话,试试如果能想哭,他就是你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人。我一直觉得然。解释给tt听。

以后的人生还会有各种挑战和困难吧。想起去年底飞机被取消困在人满为患的机场精疲力竭的要绝望,还又发现行李丢了时,tt握着我的手说:mimi and Tuotuo!那时的我们还可以相视而笑,我们就知道不管怎样的路我们都可以共同走过。

周一就是拿来整理心情的。

围脖上提到台湾人,展开一下。

以前对台湾男人的认识局限于《非常男女》。觉得台湾男人爱哭,心里偷偷的鄙视他们。直到去过台湾,才发现非也。出差期间短暂共事的三个台湾人让我甚至有了亲人的感觉。除了陪着吃饭,抢着买单,逛夜市吃小吃,一切的一切都宛如旧友。

奥斯卡,工作上非常难搞的一个人,曾经把公司上下弄得鸡飞狗跳,却对我非常客气。更多的共事,私下后来竟然和这个八公成了朋友。

托马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所有相关的形容词都可以用上。我认识的江浙男人都没有这么完美的。

梅尔文,清爽氧气男,我老乡。最后一天带我去新竹吃过午饭,回公司的路上,突然停车让我纳闷,回来的时候手里举着两盘CD。一盘彭佳慧的老歌,一盘蔡10的新歌。原来随意的聊天他都记在心里,真是个惊喜。

奥斯卡常常和我说起他的两个儿子,去台湾期间还坚持让我去他家看看他的儿子。结果到他家9点多,两个儿子都睡下了,还要介绍说这是调皮的老大,这是帅气的老二,我觉得老大长象他妈妈,老二象我。。。。(我¥#¥Q#%!$#) 奥斯卡的事迹也记录过一些,希望把曾经一个烂尾的题目写完。

托马斯,每天带着我和路易斯吃饭重来不让我们买单,哪怕是公费,抢极都不让,后来我两只好放弃了。托马斯偶尔也讲起他太太孩子,说太太太辛苦,他不让她上班了。等他赚的差不多了,,就去山里搞个房子,修身养性。真是个爱家爱生活的好男人。

忍不住想起一个一面之缘的香港人。是一个一面之缘的网友的朋友 :O。当年第一次回国,朋友让这位香港朋友去接我,因为航班比较晚,怕坐地铁赶不上皇岗过境的车。

他去接我了,一路飞车把我送到皇岗,结果还是错过了车。好在我有planB,他又送我去另外一个朋友的朋友家。得知我原本不认识这个朋友,非常的担心,后来看我很坚持才让我去了。

第二天一早打来电话问平安。听说我一切都好,正在叹早茶才放下心。

后来就没见过他,也没有和他正式道谢过。如今,甚至都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一个四处漂的人,每每想起这些好人好事,总是心中无比温暖。

wxc是我出国后主要的信息来源。近两年才开始看其他网站,看完还是觉得wxc养分最高。当然人才不如天涯上挤挤,相对水分也少,城民素质高。

发现一个安定团结的论坛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开始煮酒论英雄了。两年前色坛50人开博,今天去私房小菜逛发现也开始了,原来Dora写了南加州,科罗拉多腐败总结,还开始写名人了!

留言里,尽然看到这句:落雨了,打烊了,小不腊子开会了

久违的乡愁一下子就上来了。好多年不说家乡话,偶尔回家,还是那么溜,亲戚朋友听着只夸!只有自己听着自己的声音觉得狠陌生。

忽然惆怅起来,“乡音无改鬓毛衰”原来就是这样!

又到了一年一度不为人知的节日-我的生日。
去年里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他们并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大,生日是哪一天。碰巧FB上有其他老友留言,他们也纷纷向我祝贺,祝我又年轻了一岁。
没有期待很多但多少也猜测过会收到些什么样的礼物。果然一件不落地收到了那些期待的礼物,还收到意外惊喜,我开心更多的是感动。
嗯,真的,我很幸运,也很富有。
 
 
当年离开SZ的最后的日子里,每天都不遗余力地从科技园赶到华强北去吃晚饭。和好吃的想吃的作最后的告别。
作为经验者,如今我又进入这种上了发条的及时行乐的状态。表现为:
1。积极参加各种活动聚会,会见各种朋友。积极的说话,煤炉(mail).
2。好吃的爱吃的不容错过。西瓜今年爱上了“姬甘泉”,每次看到都吭哧吭哧的抱两个回家。看到桃子上市了李子上市,马上赶时髦吃时鲜货,之类的。
3。在广尾晃悠的时候,搁往常去china-8吃顿午饭也觉得够有想法了,如今我会去吃鳗鱼饭,会去hills吃小笼包。。
4。走路不再是来去匆匆,会停下来看看哪怕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风景,深-呼-吸-,让往后的记忆更饱满,让自己曾经的存在更融入。
5。积极地记录,文字的,多媒体的,以后想不起来了也还有回忆媒介,减少本人内存的负担。。
 
希望把行乐这件事及时并不断的完善下去。
 
 
 
 

 

有一种朋友可以和你把什么都和你分享。
让我引以为豪。

这次借mk2和镜头们给我的朋友,是其中之一。

也许是N年前把俺新崭崭的20D借出去,回来就报修,再借又报修后,该同学心生内疚,在我提出要借mk2的时候,他满口答应了。
相机携镜头们来我家报到后,我和该同学的友谊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

原本一年半载才一声招呼“还活着吗”,“活着”到下一个一年半载的友谊变得朝朝暮暮起来。
该同学每天都和俺打招呼了!`あいさつ却是“おれのカメラ”,我假装半懂不懂。
但不及时回复,会发过来一串,还带着或多或少的感叹号。
我送上笑脸,聊天尽量避免相关的话题,以免触景生情。
过了几天,“おれのカメラ”貌似过于含蓄,不足以表达该同学的思念之情。あいさつ变成了“I miss my camera!!!”.
继续怀柔了几天我就带着人家的宝贝儿远走高飞了。
那天爬上网后,又发现该同学给我发了两个email. 第一个汇报了最近又买了一个新镜头云云。
第二个,原形毕露,说,你好么?我的相机好么???
朋友这么久,真的没有接受过这种待遇(每天的问侯,旅行中被挂念),都是托相机的福阿。
回到家里,被问候几通,尽快把宝贝们都寄出了。夺人所爱真是要承受很大压力的。
然后,问候变得不是每天了。
再然后,该同学说,他弟弟也要问他借了,说使用费3000yen成交了, 还沾沾自喜地说,这样下去相机的钱可以慢慢回来了。居然还不遗余力矛头指向我,说希望我也协力,补上使用费5000yen. 我说,不干,但是下次还要借给我哦。 人家无语了。
某同学还是很可爱的。交乐我这样的朋友,嫩们也挺不容易得。

Next Page »